|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家居用品 » 正文

面对出口困局 浙江圣诞玩具企业积极谋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04-20  作者:中国产品网  浏览次数:271
核心提示:  编者按:一直以来,圣诞经济的表现被认为可以反映欧美消费市场对下一年的基本态度和走势,而对于中国出口企业来说,这也是探

  编者按:一直以来,“圣诞经济”的表现被认为可以反映欧美消费市场对下一年的基本态度和走势,而对于中国出口企业来说,这也是探测外需冷暖变化的一个“风向标”。

  每年的3月4月,通常是国外客户为本年度的圣诞节下订单最密集的时候,在这个重要的时间窗口,很多浙江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并未如期而至。记者一直跟踪的岱山兴发玩具厂,拿到的订单不足去年的1/3。要么迟迟没有拿到圣诞订单,即使拿到了也是利润微薄。

  本报记者深入外贸企业采访发现:面对前所未遇的困难,这些外向型中小企业对转型升级的迫切性超过以往。有的凭创新求生,告别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取得不错的成绩,如义乌的黄允旭;更多的企业则像兴发玩具厂当家人潘立云一样,在低利润和创新升级之间苦苦挣扎,在“做生”与“做熟”之间找寻平衡点。

  不管创新之路有多难走,面对人口红利的消失、成本的上涨,转型已经成了当务之急。


国外圣诞用品很多是中国制造,今年订单变少了。新华社图

  提升产品附加值,敢把热销的“圣诞老人”下线

  义乌老板黄允旭“三变”

  在有着“圣诞村”之称的义乌福田二区,一幢幢的楼房,一层楼齐刷刷的都是圣诞用品销售店。进入4月以来,村里有点冷清。

  黄允旭的义乌博旭圣诞工艺品公司就坐落在“圣诞村”里,走进店里,像镜面一样闪亮的圣诞挂件,让人眼前一亮。“正在开发新材料产品,还用上了数码印刷机,成本降低,售价也降下来,跟上国外采购商的采购能力。”

  外部市场不乐观,同行竞争激烈,成本不断上涨,种种都让今年的圣诞用品行业感觉有点累。踏入圣诞用品外贸行业以来,黄允旭一直靠着“变”,来应对市场风云变幻。

  一变:从灯笼内销转向圣诞外贸

  2009年,做了近10年喜庆灯笼行当的黄允旭眼见着灯笼的内销市场越来越萎缩,开始考虑转型涉足外贸。“那时就想到了圣诞用品,刚好和原先从事的灯笼在生产时间上有个互补。”

  “一开始也很盲目的。”黄允旭告诉记者:“当时看到好的货,就去拿来卖。自己就像个中间经销商,赚点差价。”

  当年的试水,让他发现,义乌圣诞用品行业竞争很激烈,如果只是卖“大路货”,价格很透明。“尤其自己是个新军,各方面起步都很困难,没有固定的老客户。”他笑着说,那一年的生意只能用“平淡”来形容,常常只有几千元、万把元的零散单子做做。

  二变:研发出可伸缩的圣诞老人

  第二年,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黄允旭找了几个人来创意,对圣诞用品的流行风格和元素进行创新。这一年,他尝到了创新的甜头。

  “传统的圣诞老人和雪人都体积很大。”他告诉记者,一个1米高的圣诞老人,可能售价是50元,但它的运费没准要100元。“物流成本远远超过了成本。”

  他就琢磨着怎么样让圣诞老人变得运输方便。“可以收缩的圣诞老人肯定有市场”――突然一个点子冒了出来。经过反复地研发改进,一款可收缩的圣诞老人出炉了:一个1米高的圣诞老人可以压缩到5厘米。原理是运用空心的设计方式,在圣诞老人的红色衣服底下有螺旋式的钢丝骨架,中间是三段式的钢管做支撑柱。黄允旭告诉记者,它可以折叠式装箱,比原先至少缩减了90%的空间。

  “下半年在市场一亮相,就吸引了不少采购商,成了当年的热销货。”他有点得意地说,这款产品至少卖了30万元才下架,不少国内和国外的客户都很喜欢,最后连店里展示的2件样品都被客人拿走了。

  “对圣诞老人如此改造,也是被逼的。”他说,生产成本上涨,如果对现有产品提价,产品就卖不动,于是他选择了大刀阔斧地改变。当很多从事圣诞用品销售的企业为成本发愁,哭诉赚了订单,赚不到利润的时候,黄允旭用自己的“创意”打动了市场。

  三变:避免劳动密集型,忍痛砍掉热销商品

  2011年过完年,公司碰上了招工难。“圣诞老人是纯粹手工做的,需要熟练工,但是新招的工人两三天都做不出一件成品来,还和我抱怨。”这下子,黄允旭遇到了新的瓶颈。

  一件劳动密集型的产品,为公司赚过不少钱,此时该何去何从?黄允旭陷入了沉思,最后他决定果断砍掉这款产品。他最后想到了用镜面亚克力材料制作一系列圣诞挂件,挂件像镜子一样,可以映出每一位进出店铺客商的样子。

  “我那时想的就是产品要新颖,避免劳动力密集。”加工这些镜面亚克力圣诞挂件,用在义乌当地已经相当成熟的激光切割机,一个工人就能同时控制3台机器,不光省却了大部分人工成本,还不用为招人犯愁。“一款40×40厘米规格的产品我们要16元,人家都说是圣诞用品里的奢侈品。”但新品一推出,马上吸引了不少采购商。

  “更大的意义是,圣诞用品机械化生产的方向,我走对了。”黄允旭告诉记者,劳动密集型的特质制约了圣诞用品行业的发展,要突破发展,首先就要摆脱人力束缚。“在义乌的同行里,也有和我一样开始向机械化发展的企业。”他举了个例子,圣诞用品里装饰用的圣诞球销量很大,以往有的企业要在上面撒金粉、手工彩绘,但这需要技术熟练的画工,产能很低。“而现在已经有的企业引进了特种印刷机,可以球面印刷,一批球放进去,出来就是成品,大大提升产能。”

  黄允旭告诉记者,今年由于受欧债等影响,欧美采购商的消费能力可能会下降,他已经开始提早做准备,将采用新材料。“原先16元的亚克力挂件,类似款我可以只卖几块钱,并用丰富的图案来弥补材料上的不足。”

  岱山县圣诞玩具龙头企业今年的订单不到去年1/3

  中小企业想转型困难重重;老路越走越窄,横下心闯闯看

  4月的广州,时风时雨,潮湿的空气中透着一丝燥热,正如此刻潘立云的心情。昨天撤完展摊、离开广交会第一期展会现场的那一刻,潘立云心头一筹莫展。

  潘立云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参加广交会,差不多年年都来,往年是为了圣诞老人,这次则推出了与圣诞玩具毫无关系的新产品――吸尘器电机。

  “圣诞玩具这行我们并没有放弃,还是在继续做,眼下没有更好的选择。”潘立云是舟山岱山兴发玩具厂负责人,该企业是岱山玩具业的龙头企业之一,专业生产各类圣诞老人。战斗在外贸一线21个年头,潘立云日益强烈地觉得:“这碗饭越来越难吃了。”

  往年的三四月份,国外客户密集下单,大订单基本完成,潘立云公司的圣诞订单量都稳在全年60%~70%,而今年,这个数字只有全年的20%,不到去年的1/3。

  外部市场疲软是一个重要因素。今年欧债危机阴霾难散,圣诞用品的需求也一再萎缩。潘立云说,去年欧洲经济形势不好,很多批发商积累了很多库存,所以今年不大敢多进货,有的批发商察觉零售市场可能卖不动,就干脆不做了。

  急剧下滑的订单,直接影响到了工厂的开工。去年这时,潘立云还在为有订单没工人发愁,而眼下,守着冷清的厂房、部分蒙尘的机器,潘立云感到寒冬尚未远去。

  “现在工厂产能收缩得厉害。”潘立云说,往年高峰时工厂有三四百号工人,现在只有100来号人。这意味着今年的收成根本无法奢望往日的最好时光――年产值七八千万元,连最差的三四千万元也有点悬。

  潘立云不止一次思考自己所在的行业。他很明白,圣诞工艺品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产品科技含量较低,同质化比较严重。

  潘立云就经常到国外考察市场,他发现市场上中国产的圣诞老人贵的也就几十美元,而日本、韩国生产的圣诞老人却可以卖到500美元以上。

  50美元和500美元,差别到底在哪里?“差距是显而易见的,日韩玩具打造的是高端精品,无论是功能、结构、材料,还是品牌知名度,都远胜于跑量取胜的中国玩具。”潘立云所在的兴发玩具也有自己的品牌,但是一直打不响,因为不敢多投入,这几乎形成了一个死结。

  虽然转型升级已经成为潘立云等外贸人的共识,但如何转型升级也让人颇费脑筋。

  岱山县玩具协会相关人士说,目前岱山玩具企业生产的圣诞产品净利润率约为3%,比上年同期降低五六个百分点。如此低的销售利润率,造成大企业全面亏损,不少小企业依靠政府的让税在维持生产。

  业内人士表示,其实对于岱山玩具业而言,眼下欧债危机引发的市场低迷只是暂时的。关键的问题有两个:一是营销策略,这么多年来,岱山玩具企业产品多以代加工(OEM)为主,鲜见自有品牌去搏市场,要么是企业自行出口,要么是转道义乌小商品市场出口,在品牌打造、市场营销方面很少突破;二是产品相对单一,虽然有部分企业着力创新,但经常被模仿、很少有超越,导致创新动力后继乏力。

  “如果光靠现有的产品是无法摆脱目前困境的,要么靠积极开发具有市场适应力的新产品求得生产和发展,要么有条件的企业转产转业。”潘立云想到了一个权衡的方法:一手坚守圣诞主业,另一手向小家电方向转型。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在兴发玩具厂的旁边,潘立云投资近千万的吸尘器电机厂目前已经投产。点击进入中外玩具网首页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